忍受巨大悲痛的家人

昨日下午,在解放军第181医院心脏外科病房走廊,阵阵嚎啕大哭声痛彻人心。医护人员缓缓推着移动病床朝手术室走去,病床上躺着一名瘦弱的男子,亲人围在病床边,痛哭着抚摸着男子,一遍又一遍。哭得红肿的眼睛努力睁开再睁开,万般不舍中只为再多看他一眼。

昨晚11点10分,安贞医院心脏移植及瓣膜诊疗中心孟主任走出手术室。孟医生表示,现阶段手术进行得很顺利,正准备进行关胸,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完成手术。孟医生说,特别感谢捐献者,“在捐献供体中能够获得比较好的心脏是不容易的”。供体能够及时到达医院,感谢航空公司、空管人员配合供体运输,至少争取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手术很顺利,生命体征维持得很好”。

据安贞医院心外9科张主任介绍,小包4月27日入住安贞,来的时候就已经心衰,30日病情恶化,“当时情况很危急,他都没有血压了,我们经过一晚的抢救,靠ecmo呼吸机维持他的心跳”。5月1日晚,小包突然出现严重心衰,被推入手术室做了体外膜肺氧合手术,安装了代替心脏工作的机器。

昨日傍晚6点,原计划于18:15起飞的cz3287航班提前起飞,争取了宝贵的一刻钟,晚8点22分,航班到达北京首都机场,再经120急救中心直升机,于晚9点05分送达北京安贞医院。经过4个多小时的爱心接力后,昨晚9点20分,心脏移植手术开始。

心连心4小时空运接力

叶绍毅:半个月前他都不会说话了。之前我也没想过捐献这个事情,没想到他这么快离开我,捐献也是昨天才决定的,觉得他的器官是有用的。孩子一直在贺州市人民医院治疗,我问了大夫怎么捐献,其他工作都是大夫联系的。我祝愿小包能早日康复。

我给家人说了这个想法后,全家人都很支持。这样他的器官也能得以生存下去。

据潘禹辰说,本来这位父亲是打算带着孩子来桂林做移植手术的,没想到孩子病情突然恶化,在北京进行紧急抢救和治疗。

完成相关捐献手续后,小叶的家人将他的心脏、肝脏、双肾、眼角膜这些器官组织全部捐献出来。小叶过早逝去的年轻生命在6人身上延续。

京华时报:怎么想到要捐献儿子的心脏的?

叶绍毅:手术是昨天下午4点钟在桂林181医院做的。

心脏离体不能超过6小时。生命接力,十万火急。昨天下午4时55分,叶劲的心脏被成功取出,经过4个多小时的全速接力后,送至安贞医院进行移植手术。今天凌晨2时06分,小包被推出手术室,手术成功。

叶绍毅:昨天我还问181医院的人受益人是谁,他们说,是国家分配的。今天下午6点,我是看了新闻才知道受益人是小包。

受体患者先要进行相关检查,纠正全身营养不良状况,改善肝、肾、肺的功能。在预计供心到达前的1至2小时内,将受心患者送入手术室,气管插管麻醉后开胸,等待供心。

已手术凌晨进展顺利

京华时报:怎么知道受捐者是小包?你们怎么联系上的?

今年春节后,小叶被查出患有脑瘤,几次手术后,病情一直反复。4月中旬,病情进一步恶化。记者从解放军第181医院获悉,21岁的叶劲因脑肿瘤晚期,已经于5月1日进入脑死亡状态,但他的心脏是健康的。

排斥反应分为3类。超急性排斥反应:原因是受体内已存在相应抗体,在心脏移植后发生体液免疫反应,表现为心力衰竭,心肌出现广泛性坏死等,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将难以挽回,唯有再次心脏移植。急性排斥反应:在术后1年内发生,术后2至10周的发生率最高。慢性排斥反应:多发生在移植1年以后,该反应会严重影响患者的生存质量和寿命。

昨日下午4时55分,潘禹辰将刚摘取的心脏小心翼翼地放入储存箱,快速走出手术室,大步走向早已停在大门外的救护车。一路上,救护车警笛长鸣,朝着桂林两江国际机场飞驰,潘禹辰的手始终紧紧放在这个红色的储存箱上。

4.有何排斥反应?

4月30日,小男孩急需心脏移植的求救消息从北京安贞医院发出,几乎陷入绝望的家人没有想到从千里之外的桂林迎来了孩子重生的曙光。在小叶家人提出器官捐献后,两家医院对两人的各项指标进行检测比对,配型基本吻合。希望之心即将在桂林、北京两地紧急传递。

忍受巨大悲痛的家人,一致同意将小叶所有能用的器官和组织捐献出来,尽可能挽救更多需要的病人。

昨晚,12岁男孩小包正在心脏移植手术中。图据安贞医院微博

◎心脏传递

◎江西男孩

心脏离体不能超过6小时。这就意味着当心脏从小叶身体摘下的那刻起,桂林、北京两地就要开始和时间赛跑,为这颗爱心延续分秒必争。

比较常见的是标准移植法。首先去除病变心脏,将供心做相应剪切后,将供心与左心房连续缝合,一定要确保温和严密无漏血,其次再将供心主动脉与受体主动脉连接。

男孩患病已有两三年时间,其间,男孩的父亲带着他到全国各地求医,甚至遥远的香港也都去看过病,多家医院都得出需要进行心脏移植的结论。考虑到孩子年龄小,家人始终对进行心脏移植有些顾虑。

◎广西小伙

京华时报:小叶发生了怎样的事情?

◎移植手术

脑死亡家人悲痛捐器官

2月28日,孩子在贺州市人民医院做了肿瘤切除手术,手术很成功的,孩子第二天就用手机发短信了。

3.如何进行手术?

叶绍毅:我们住在樟林村里,经济情况也不好,可能没机会走那么远的路去看他。我们这是无偿捐献,我只想祝他早日康复,好好活下去。

2.术前准备工作?

“我儿子为人善良,对人体贴,面对捐献我们一大家子都一致同意,希望延续他的生命帮助别人。”小叶的父亲哭红了眼睛轻轻地说着。

“希望得到移植的人活下去”

5月1日早上,广西小伙叶劲因患有脑瘤进入脑死亡状态。就在当天晚上,远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安贞医院,12岁男孩小包突然出现严重心衰,生命垂危。经叶劲家属同意捐献心脏后,一场爱“心”接力的故事在桂林和北京之间上演。

早在小叶的器官摘取手术进行的前一天,为运送这颗爱心的准备就在紧张筹备着,其中重要的“桥梁”便是昨日傍晚从桂林飞往北京的南航cz3287航班。

京华时报:孩子知道他去后心脏会被捐献移植吗?他妈妈什么意见?一般而言,父母会想让孩子完整离开,做这个决定困难吗?

京华时报:你想对小包说些什么?将来会到北京看他吗?

叶绍毅:半个月前他都不会说话了,我也没想到他这么快离开我。捐献是昨天(5月1日)才决定的。我也没做什么高尚的事情。只是希望得到移植的人,活下去。

心肌病命悬一线候移植

□对话·叶劲父亲

躺在病床上的男子小叶,广西贺州昭平人,今年只有21岁,是家中5个孩子中年龄最小的。虽然年纪最小却是家中最贴心的孩子,长辈们习惯了远在外地打工的他经常的嘘寒问暖,想着就要和这个暖心的孩子阴阳两隔,亲人们一度哭得瘫倒在地上。

今天凌晨,记者从安贞医院外宣处了解到,2时06分,小包被推出手术室,手术过程基本成功,具体恢复情况,仍需住院关注。

解放军第181医院心脏外科主任潘禹辰称,“这名小男孩跟桂林挺有缘的。今年初,男孩父亲来到桂林旅游,在游览象鼻山时,远远看到立在我们医院房顶器官移植中心的牌子,他就来到我们医院了解,找到我了解心脏移植手术的情况,也把他孩子的病情跟我说了,回去后他就下定了决心,并且带着孩子到了北京安贞医院做等待移植的准备。”

3月底,医院ct检查发现有脑积水,4月6日,叶劲又做了手术分流手术。病情好转了4天后,便又往不好的方向发展,脖子后仰得太厉害了,请了很多专家也没办法治好。昨天(5月1日)早上,孩子被确定为了脑死亡。

1.心脏如何运输?

京华时报:孩子做手术的情况怎样?

■释疑

叶绍毅:叶劲是我最小的儿子。他初中毕业后便到广东打工,孩子很乖很孝顺,总是打电话问家里奶奶身体好不好。一次他打来电话,说头晕、头痛。到中山医院检查是脑出血。我们让孩子回家来检查,做了核磁共振,说脑出血,看不清楚。又过了3个月,到贺州市人民医院检查,说是有脑瘤,必须要动手术了。

4月30日,在北京安贞医院里,患心肌病的12岁江西男孩小包突然病情恶化,心脏基本丧失功能命悬一线,经过紧急抢救,靠着“人工体外心肺辅助装置”维持。

京华时报记者潘珊菊张淑玲龚棉实习记者张思佳综合《南国早报》《当代生活报》

就器官移植来说,心脏“保质期”最短,移植时间越快越好。他举例,肝脏的离体时间不得超过12小时,而心脏是6小时。他介绍,医生将心脏取出后,需要使用冰的灌注液注入心脏,再放入保存液里保存,直到移植手术时进行取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