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可以考虑

“现在每月到我们医院确诊为绝对无精的患者,大概有五六个左右。”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妇科生殖内分泌专科副主任张清学表示,无精患者中有部分通过手术可在睾丸取到精子,每个月他大概可接诊到十多例,但绝对无精的则只能“借精”。

广东围产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山二院孙逸仙纪念医院产科主任张建平表示,5年前,不孕不育患者占其所在医院妇产科门诊量的10%,而目前不孕不育患者数量占妇产科门诊量的50%。他还介绍,不孕不育率的高攀,特别是男性绝对无精的高发,与诸多因素有关,根据国外发达国家经验,与环境污染、工业化进程、工作压力大等都有莫大关系,“此外最大的因素则是结婚年龄普遍偏大。”

缓解方法

专家解释:

为捐精志愿者签订捐精的《知情同意书》,进行常规体检、病史调查,对符合标准者进行第一次采精。

(责任编辑:宋雅静)

在停止供精半年后,捐精者还要到精子库进行血液检查,作一次hiv抗体的复查,确认捐精时没有感染艾滋病毒。

今年8月,江西省人类精子库在网上发出一条”告急“求助微博:“江西省人类精子库精源告急,请广大爱心人士前来捐献爱心,精子库给志愿者最高奖励为5000元。”对此,郑立新表示,针对广东精子库精源“告急”的情况,广东或计划提高捐精补贴费用,具体数额尚不明确,但“或会向江西看齐”。

符合标准之后,捐精者将要每星期来精子库进行一次精子采集。精子密度和活动率等指标通过后,就可视为合格精液。每次捐精前禁欲5~7天,规律采集4~5次。

据郑立新介绍,精子库“告急”在全国各省份都普遍存在,“广东省目前的不孕不育率在14%左右,对于精源有较大需求。而捐精作为一种公益行动,尚未得到公众的普遍认可,得不到大家的重视,因此,捐精群体主要集中在对捐精的公益性接受度较高的高校学生中,而比起不孕不育群体的需求,高校捐精者的人数还远远不够。”

据悉,自2001年始,卫生部相继出台了多个规范精子库市场的规定。其中,《人类精子库基本标准和技术规范》规定,供精者的年龄必须在22~45周岁之间,此外,供精者的血型要与夫方的血型一致。

捐者“窄”:多为高校大学生

5年前,婚后一直未能生育的郑先生经人介绍,到广东省计划生育专科医院问诊,结果诊断为“睾丸无精”。如果要让妻子怀孕,只能到精子库“借精”,进行体外胚胎培养,再植入母体完成妊娠。

捐精程序:一次完整的捐精,至少需9个月到一年

据郑立新介绍,未经复检而无法使用的精液并没有被销毁,而是代为保存,这也需要相当多的投入,“最久的已经保存了5年。另外,我们进行采集后会提供给捐精者相应的补助,而捐精者在半年之后不知去向,也给我们带来了一定物质损失。”

或提高捐精补贴费用

昨日,记者走访广州多家医院及省计生科研所后获悉,由于省内捐精者一直稀少,筛选出来的合格精子也不多,广东省精子库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按照目前的进度,每对“求精”夫妻,至少要等上一年才能轮候上。为缓解这一情况,今后广东或将计划提高捐精补贴费用,并呼吁更多人士,如军人加入捐精的公益行动当中。

“借精”者真有这么多?据悉,20年前,我国育龄人群中的不孕不育率仅为3%,在全世界范围内处于较低水平。而目前,全国每8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面临生育困难,不孕不育率攀升至12.5%~15%,接近发达国家15%~20%的比率。

不孕不育近年高发门诊量比重5年升四成

导语:广东精子库常年“告急”,广东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骆文智公开呼吁广大身体健康的男性公民积极捐精,引发社会热议。

据介绍,之前有武汉博士捐精身亡的新闻曝出,也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精子捐献的人数,郑立新表示,“很多人问我,捐精是不是会死?我们在此严正声明,捐精是非常安全的,不可能死人。捐精时身亡是一个意外事件,可能由其他原因引起,其发生的几率极低。但是很遗憾,大多数人对这种情况缺乏科学认知,还需要我们多做思想工作,扩大宣传。”

郑立新进一步解释,有调查数据显示,国外在这种较高比例之下的出生缺陷发生风险并不高。过于严格的限制,会导致多余的精子不能被有效利用,让很多需要精子的家庭只能一直苦苦等待。此外,有受访专家认为,提倡人工授孕者选择异地精子,也是减低乱伦风险的办法之一。

复检“缺”:复检hiv抗体后才可启用

据郑立新介绍,捐精作为公益事业,是无偿的,但会对捐献者提供一定的营养和交通补贴,“目前,我们对捐献者的补助为每次300元。根据规定,每人最高可以捐献10次,也就相应补助3000元。这是针对完成包括半年复检在内的全程捐精而言。”

“求精”者说:五年前排半年如今要等一年

郑立新表示,“捐精者在完成捐精后需要在半年之后进行艾滋病复检,待复检通过之后才能将精液启用。因为艾滋病存在潜伏期,为了精子使用者的安全,必须要半年之后进行复检。整个过程完成需要较长时间。而很多捐献者只完成了捐献的那一步,并没有进行复检。这就出现了耗费大量人力物力采集的精液无法使用的情况。”

根据2006年卫生部公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校验实施细则》,明确规定每位供精者的精液标本不得使5名以上妇女妊娠并分娩。而郑立新指出,“在国外,如美国、俄罗斯,一份精子可以供应20至30人。”虽然严格控制人数,是出于防止近亲生育而产生的伦理、生育缺陷等问题,但“我认为,这样的要求过于苛刻。基于国内的人口基数、人口地域分布等情况,一份精子供应20人的标准是可行的。”

对于当时正处于创业阶段的刘先生来说,“借精生子”的全过程需耗时半年左右,他“等不起”。于是,刘先生夫妇决定先领养一个小孩。5年过去了,生意越做越大的刘先生又开始考虑通过“借精”,为自己再添一个小孩。但当他重新到医院检查后,医生却告诉他现在不比5年前了,“借精”的人已经排到明年了。“才隔了5年,排队的人就多了这么多,真的有那么多无精的患者吗?”刘先生不禁问道。

供应“严”:一份精子最多5人用

据广东省计划生育科研所副所长、生殖遗传主任医师郑立新介绍,由于近年来的不孕不育率较高,通常一对不孕不育夫妇需等待10~12个月,才能等到精源。郑立新还表示,我国对精子的供应人数有严格限制,这也是精子库紧张的重要原因之一。

精液质量经检查合格后,捐精者将进行抽血,检查肝功能、染色体、艾滋病等项目,任意一项不合格将被淘汰。

紧缺原因

郑立新表示,目前卫生部的相关管理规范中,并没有严格要求供精者具有较高学历,“从需求者的角度出发,我们认为,高校群体由于年龄、身体状况比较匹配,同时,他们社会接触面不广,身体状况不易受到不良环境影响,较为合适捐精。因此,我们会较为偏向高校群体。但这些捐精群体不应只局限于高校,只要经过检测后身体健康的男性,我们都可以考虑。捐精和捐血一样,属于有利于社会的公益事业。捐血中的主力除了高校,还有部队,我们也想呼吁身体素质较好的部队军人参与捐精,为社会多作一些贡献。”

呼吁“兵哥哥”相助

告急现状